至于今天做的事,方艺晨并没有觉得有啥不对,作为一个成年人,她可是知道,这个世界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要是畏手畏脚啥都不敢干,那这一辈子顶多就是混个温饱,图个安逸。

    她上辈子已经安逸了半辈子了,这辈子算是自己多出来的人生,她想闯一闯,不管结果怎么样,她都不算亏。

    “走吧,咱们回家炖肉吃。”她知道方小翠胆子小,思想守旧,现在还没说她投机倒把的事,方小翠就已经哭了一盘了,要是知道自己那些‘离经叛道’的想法还不得把长城哭倒啊,所以为了国家基础建设着想,还是不要让她知道的好。

    “行,一会儿咱们回你老家,让你姥姥加点土豆啥的,炖一锅,咱们好好吃一顿。”方小翠哭过之后,心情也变好了,终于开始正视筐里那块牛肉了。

    家里确实有好一阵子没吃肉了,不光孩子馋,作为大人的她也馋。

    “哦,要去姥姥家啊,咱们不能回自己家做着吃吗?”方艺晨有些不乐意,一共没多少肉,自己母女俩要是敞开肚皮吃都不够,还要和那么多人分,到时候她估计分不到几块。

    “那怎么行,有了好吃的,怎么能自己吃独食,妈妈以前可不是这么教你的。”方小翠听闺女这么说有些生气。

    “可是肉本来就不多……”方艺晨也有些生气,这肉是她弄来的。

    “就是再少,该你吃的那份也少不了。”方小翠说的斩钉截铁。

    方艺晨听她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在辩解了,现在自己没有话语权再说也是白说,她就看看今天吃肉的时候,是不是能像方小翠说的那样,不会少了她的。

    “我跟你说,丫丫,姥姥和姥爷对咱们俩够好了,你不想想,之前咱们还张公安的钱还是你姥姥给的呢。”

    方艺晨很想说,那也是以后要还的。当然她不否认方姥姥的这个情分,毕竟就是还钱,在别人那也不一定能借到钱。但是她还是想要自己吃独食。

    方小翠就这个问题跟她磨叨了一路,到了家门口,方艺晨还是不让她直接去方姥姥家,非拉着她回了自己家,把筐里的两根牛骨头泡在了冷水了。

    “你这是干啥,都拿到你姥姥家去做了一起吃呗。”方小翠不满。

    “不要,这个我要留着熬汤喝,姥姥肯定舍不得柴火。”方艺晨觉得肉可能没望了,估计她只能靠着骨头汤解馋了。

    “你这小丫头,啥时候学的护食护的这么厉害。”方小翠不以为意,进屋筐里的东西放好,然后拎着牛肉准备去方队长家,临出门前吩咐闺女,“玩一会就过去你姥姥家啊,要是去晚了牛肉都吃完了,你可别哭鼻子。”

    “嗯,我知道了。”方艺晨这一刻突然觉得方小翠好像也不是那么笨那么天真的。

    等方小翠走了,方艺晨把火烧上,锅里加了水,然后把两根牛骨头直接扔了进去。

    等水烧开后,把骨头捞上来,锅里的水换一拨,然后这才盖上盖子,小火慢炖。

    她没什么厨艺,不过理论知识还是有一些的,比如炖骨头的时候要先焯水。

    等做到小板凳上的时候,她肚子发出了抗议,这才想起来,中午回来晚,还没吃饭呢。

    想了想家里也没啥现成的,干脆去地窖里拿了两个土豆出来,也不洗,直接就扔到灶洞里去了,等熟了扒皮吃就好。

    再说方家,方小翠过去的时候,大人都去上工了,家里就剩方姥姥一个人。

    “你说说你,不会过日子,不年不节的,你买什么肉啊。”方姥姥接过肉后就一个劲儿的数落。

    “好不容易去县里一趟,碰到不要票的肉,我想着买点回来炖一锅,你和我爸也能吃点补补身子。”方小翠很是孝顺,把另一只手上的糕点也递了过去,“这是糕点,卖相不太好,不要票,我就买了点。”

    “啧,我和你爸都多大岁数了,吃啥都是浪费。”方姥姥听闺女这些话心里很是熨帖,“行了,就这一次啊,今天晚上我就给你们做牛肉炖土豆吃。”

    方小翠看没啥事了,就准备去上工,她得多给闺女挣点公分。

    “对了,你看到你二哥跟他说一声,晚上家里炖肉吃,让他带着建斌他们几个过来吃饭啊。”方姥姥交代道。

    “行,我知道了。”

    方小翠没觉得方姥姥说的有问题,家里有肉吃,叫二哥一家回来吃饭很正常,这要是方艺晨在的话,嘴噘的得更高了,因为她的肉又要被分出去一部分了。

    等晚上方艺晨到了方家,发现方老二家也在,她确实有些不高兴。

    王秋红从进了家门后,那张嘴就没停下来过,“还是小妹有本事,去一趟县里就买回来这么一大块肉,我家建斌都嚷嚷馋肉好久了,我和你二哥也没本事,今天就借小妹你的光了。”当然她就只有嘴好,看小姑子和大嫂在厨房,她就拉了个板凳坐在厨房门口,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跟里面的人唠家常。

    方小翠笑的有点虚,“没有,二嫂,今天也是碰巧了。”

    “那也是本事啊,不愧是跟过大学生的人,像我和大嫂这样的,一辈子只能跟个泥腿子在土里刨食,我们就是想要这种碰巧也碰不上啊。”王秋红玩笑般的埋汰人,因为小姑子的事,她在外面可是没少招埋怨,她心里的火已经积攒到嗓子眼,在不找人发泄一下,她头顶都得冒烟。

    方小翠听她这么说,脸上的笑容当即就挂不住了。

    “弟妹你说啥呢,咱爹不是都说了吗,以后这事都少提。”贺玲看场面要失控,赶紧的出来呵斥一句。

    她是怕了这个小姑子了,没事就哭,要是现在又哭了,一会儿把婆婆招来,自己还得跟着挨骂。所以说,她为了自己,不得不出声管一管。

    “呵,那不是说外人吗,咱都是自家人还不能说了。再说不让说就能当没有这事咋地,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吗。”王秋红不以为意,对大嫂她有所顾忌,因为她知道大嫂不好惹,但是对小姑子她可就没这顾虑了,小姑子唯一的手段就是找婆婆告状。

    她的脸皮来方家后就练厚了,骂两句就骂两句呗,不疼不痒的。

    方小翠受不了二嫂的嘲讽,扔下菜刀捂着脸哭着跑回屋去了。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