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言小说网 > 言情 > 快穿之为你如愿 > 第三章 少主琳琅(3)

盘言小说网 www.517panyan.com,最快更新快穿之为你如愿最新章节!

    “秋菊,这是什么”

    等到过了三天之后,明月终于收拾好一切准备下山了,只是

    秋菊你背着七柄剑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是师傅为了增加难度,准备了让她同时练习

    可这也太多了,她没长七只手啊

    “小姐,主人说他给您弄坏了一柄剑,所以坏一赔七,就让人送来了这七柄,还说您看心情,想用哪个都行”

    这次不只是明月纠结,秋菊对于她家主人这突然的要求也有些无奈。

    她虽然是年纪不小了,但是外表总就是个形态纤细的十七八岁少女。

    背上七柄剑的重量也可以忽视,可是她这样子出门,怎么看都觉得像个铸剑的,还是一直卖不出去的那种

    “师傅已经下山了”

    看着有些尴尬的秋菊,明月对于师傅的恶趣味表示佩服。

    真的是没有更凶残,好在秋菊的武功不错,要不然这七柄剑的重量

    就是正常的成年人都不一定能背得动。

    “主人说他先去吸引一下别人的注意力,您只管玩得开心就好。”

    三天前从后山回来,秋菊就发现主人和小姐之间的气氛变了。

    但是这种不再是那么死板的情况终究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除了因为主人的恶趣味让她倒霉了点之外

    “要不我来我总觉得师傅是想让我练习一下负重”

    明月伸手从秋菊的背后取下一柄剑,在手中观察了一下之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位师傅啊,果然是恶趣味满满

    “秋菊,师傅送来的时候是不是有盒子”

    将手中的长剑放回到秋菊的背上,明月大概猜到了是个什么情况。

    “确实是有盒子,可是七柄剑是七个盒子,要是连盒子都背着”

    想到那种可能,秋菊的脸色有些发白,她不要扛着一堆木头盒子出门

    “我们先回去看看盒子,应该是有机关的。”

    背着这么多剑明晃晃的出门,还想玩的开心

    这肯定是不可能啊,每一柄剑那可都是少有的极品系列,而且这还是一套的。

    所以问题一定出在那些盒子上,只是秋菊没有看出其中的问题而已。

    “机关”

    秋菊不是没看出机关,而是她根本没觉得那些盒子有什么不一样。

    现在两人再次回去,看着被摆了一桌子的木盒,明月直接话都没说就上手了。

    “这”

    每一个盒子都是可以拆开的,但是拆开之后是一堆零件,秋菊看的有些茫然,这能拼出个什么来

    她不懂,可是明月懂啊

    在原主五岁生日的时候,乌君卓曾经送过她一个模型,全都是小木块,最后拼出来一座半米大的宫殿。

    但是后来修炼的初期,因为原主手上力道总是收不住,就不小心给弄坏了。

    那时候原主哭的很伤心,乌君卓就说以后一定再给她找个更好玩的,可是到现在也没再送这种东西。

    现在看着被她拆散的木块,明月手下的速度加快,一点点的拼凑出一个长方形的木匣。

    “好了”

    剑匣拼凑完成,七个口正好是能够放置七柄剑。

    “这也行”

    秋菊迅速的将七柄剑放进去,看着只有出半截剑柄的顶端,这还真是专门配置的。

    “好了,这个我背着就好了,正好路上没事的时候练习一下”

    剑匣背好之后,明月感受了一下重量,虽然是没有乌君卓的那么凶残,但是也五百斤以上了。

    果然这不是给秋菊准备的,师傅还真不是一般的坑啊

    “小姐,真的没问题吗”

    这重量还是很过分的,秋菊看着细胳膊细腿的小姐,在心底感慨看不懂主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小姐还在长身体的阶段,这么压着要是不长个了

    总不会主人自己不老,也不想让小姐长大的吧

    “小姐稍等,我再收拾两件衣服”

    快速的摇了摇头,秋菊转头去拿了两套衣服带上。

    之前因为背着这些剑,她也就没准备多少东西,毕竟下了山路上随便买。

    可是既然现在她手里空着了,那不准备点有些说不过去。

    “好了,下山我们买新的,走吧”

    看着收拾的差不多了,明月带着秋菊一起从山门走了出去,只是在她们走出去后不到半个时辰,一个人影悄悄的下了山,等到离开了一里多地之后,小心的取出一个信鸽放飞。

    “想不到乌君山竟然还真有内贼,带回去好好审一审,看看是哪家的爪子伸进来了”

    鸽子刚刚飞起就迅速的化作一个冰坨砸向地面,而那个人影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就抬手想要自我了断,可惜他终究是慢了。

    被人在瞬间断了筋脉之后,他连个喊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直接被带走。

    “主人,小姐猜测果然没错,这些人应该是从很久以前就做了准备。”

    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出现,将信鸽上的卷轴取下来递给乌君卓。

    这人脸上有着一张半边鬼面,另一边却是妆容妖艳。

    “给秋菊传信,让她路上多注意点,家里交给你了,我先去会会几个老朋友”

    看了一遍信的内容,乌君卓松手的时候信件已经是化作了飞灰。

    “主人放心,属下一定守住”

    面容怪异的右护法躬身行礼,在抬头时已经看不见乌君卓的身影。

    因为那份信息的处理方式,他决定回去后亲自审问,这次的事情似乎可能很麻烦。

    而在另一边,明月正背着剑匣准备上船,只是刚抬脚又停了下来。

    “这位小姐,怎么了”

    船夫是个老者,平时就靠在岸边摆渡混点饭吃。

    可是今天这来的小姐似乎是有些奇怪,这停下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不上他的这船

    船确实是有些破旧了,但是渡几个人过河还是可以的。

    “老伯,你这船承载千斤可能行”

    明月还真不是嫌弃这船,而是她全身的家当加起来大概是不低于千斤之数,这要是上去给人压坏了船可就不好了。

    “不就是千金嘛,没问题,我这船虽然是破旧了点,但是我平日里收拾的还是很干净的”

    渡船的老伯没听明白,以为是她说千金小姐那个千金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