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言小说网 > 言情 > 我的续命系统 > 第八章 你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盘言小说网 www.517panyan.com,最快更新我的续命系统最新章节!

    呼-!

    呼呼-!

    呼呼呼-!

    怒气不断在粗喘。

    百战百胜的马尚飞哪能想到今天竟然会栽得那么彻底。

    反击反击,这特么该怎么反击!

    然而不等他想出反击之策。

    赵小草已经朝他走了过去。

    “马大少,手指刚才掏了掏耳朵,有点油,借你衣服用一用啊!”

    马尚飞身前,找小草说着就把手指朝马大少的衣服伸出。

    条件反射的下意识间。

    愈发恼怒的马尚飞挥手朝赵小草扫去。

    殊不知才一碰上。

    赵小草竟然直挺地倒了下去。

    “打人了,马尚飞打人了,救命啊,班长快给我打120,我起不来了啊!要死了,要死了啊!”

    倒在地上的赵小草嘶声哀嚎起来。

    刹那间。

    马尚飞的脸色立即惊惶不已地成了一片苍白!

    “赵小草,你怎样了?你哪里痛,哪里痛啊!”

    穆雨卿也急了。

    赵小草的体弱体虚是人尽皆知的。

    看这嚎啕的声音,显然是伤得不轻啊!

    “痛,哪里都痛,全身都痛,起不来了啊!班长大人,你要帮我作证啊!是马尚飞打的我,是他把我推倒的啊!你一定要跟警察如实说啊!”赵小草卖惨喊道,深得地球位面上星爷的演技精髓。

    “胡说,你胡说!我没打你,我也没推你,是你自己倒下的!我只不过是碰了一下你的手指而已!”马尚飞浑身发抖地大喊起来。

    别看他成天用嘴炮功夫把赵小草打击地体无完肤每每都得狼狈落荒,但动手他是绝对不敢动的!

    且不说赵小草那病怏怏不堪一击的体质,只要一碰上就得招惹da a烦,就冲着赵云山跟魏疏影那出了名的护犊子,只要他敢朝赵小草动手,赵云山夫妇肯定得死磕到底。

    那样一来,家里头的老爷子肯定得让他马尚飞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马尚飞,你过份了!你仗着自己的家世就随便欺负人,你难道不知道赵小草体弱吗?你怎么能狠心下得了手!”穆雨卿不听马尚飞的那一套,她刚才明显看到了马尚飞抬手,所以肯定是他故意推倒的赵小草。

    “赵小草,你别怕,我这就给你叫救护车!”说着,穆雨卿就要把手机掏出来。

    “不要,不要,不要!”

    马尚飞彻底慌了,要是救护车一来,只要赵小草往担架一躺,那么事情就麻烦了,他也就百口难辩了!

    他很清楚,自己绝对没有伤害到赵小草,绝对是这鳖孙要碰瓷,绝对是!

    “马尚飞,你想怎样,你难道还想把赵小草的命都要去吗!”穆雨卿怒了,欺人太甚,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疼,疼,疼啊!要死了,快要死了啊!”赵小草继续惨叫。

    但马尚飞已然不想听这些。

    他咬牙切齿地朝赵小草道,“赵小草,说,你到底想怎样!要怎样才能放过我!”

    “班长,你拿我的手机,快给我叫救护车啊,再帮我通知一下我爸妈,让他们来看看我啊!”赵小草道。

    “二十万!”马尚飞咬牙。

    “二十万都不够我住院的,马尚飞你太欺负人了啊!”

    “五十万,赵小草你不要太过分了!”马尚飞呼哧呼哧地喘起粗气来。

    “伤筋动骨一百天,五十万都不够买营养品的,马尚飞你太欺负我了!”

    “一口价,一百万!再多你就是要我的命,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可以无限败家,这已经是我一个月的零用钱了,极限了!”马尚飞哆嗦着掏出一张银行卡来。

    “车,车,我还要车,伤筋动骨行走不便,我还得需要车来回接送,金翼天马,我看马大少你的那辆金翼天马就很合适的!空间够大,我能躺着休养,方便我康复!”赵小草道。

    金翼天马,价格不低于三千万!

    “赵小草,你,你,你欺人太甚!金翼天马可是我妈送给我的十六岁生日礼物!你这是在要我的命!”马尚飞快被逼到失控了。

    “明明是你想要我的命,现在还反咬一口,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天理了啊!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爸妈不会放过你的,不过放过你们马家的!既然你不愿意私了,那咱们就走程序,班长,快帮我叫救护车,快帮我报警,我疼,疼啊!”赵小草痛苦地shen y哀道。

    “啊!!!”

    马尚飞原地暴跳起来。

    他快被逼疯了!

    赵云山夫妇护犊子护到没有底线,这是举世皆知的。

    一旦真像赵小草说的那样,那他马尚飞绝对没有好日子过,损失的可就不只是金翼天马跟一百万这么简单了!

    “给,我给!我给行不行!”马尚飞把停在校园外的金翼天马的钥匙掏出来,连同银行卡都放在了赵小草边上。

    刚才那一挥手,直接损失了一辆金翼天马跟一百万,他快要吐血了!

    什么叫败家?刚才他还笑话赵小草的脑子进水,可现在看起来,他比赵小草更要败家啊!

    “班长,既然马大少这么有诚意想私了,咱们就别叫救护车了,我缓缓可能也起得来了!”赵小草道。

    “赵小草,咱们两清了,车钥匙跟银行卡我已经给你了,你再有什么事都跟我无关了!”马尚飞从牙关中迸出这声话来。

    “嗯嗯嗯,你走吧,从这一刻起,死活是我自己的事了,跟你无关了!”赵小草道。

    马尚飞握着拳头狠狠往自己的手掌上砸了一下,这才恼恨不已地转身离去。

    三千多万,就这么败给了赵小草,他不甘啊!

    可是再不甘又能怎样?他不敢赌这一把啊!

    “班长,帮我看看马尚飞走远没?”赵小草低声道。

    “啊!赵小草,你你没事来的?”穆雨卿不傻,马上就确认了自己先前的想法,嗯-就从讨价还价的那时候起,她就怀疑赵小草是想碰瓷的了。

    但还是转头朝马尚飞的离去方向看去,“他,他走远了!”

    “哦,谢谢班长大人的配合哈!呐,这一百万,给你了!”赵小草从地上翻起来,把银行卡递向穆雨卿。

    可后者却是后退几步摆手拒绝,开玩笑,这钱她怎么敢收,又怎么能收!

    “赵小草,我,我这是助纣为虐帮着你坑害马尚飞吗?”穆雨卿凌乱道,仿佛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儿。

    “你这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马尚飞是好鸟吗?被他欺负了两三年,总算是连本带利地找回场子了!既然这一百万给你你不要,那就当我交班会吧!”把银行卡塞到一脸懵逼怀疑人生的穆雨卿手中。

    赵小草这才拿着金翼天马的钥匙潇洒走进教室。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 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